Welcome to北京博业百特科技公司!

15911000017

海东公共场所AED:如何真正成为“救命神器”?

author:北京博业百特科技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7-28 17:28:48

本文由北京博业百特科技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公共场所AED:如何真正成为“救命神器”?相关内容。北京博业百特科技公司专业提供AED,aed,aed是什么等多项产品服务。公司客户好评率高,行业口碑好,是在本行业中您的不二选择

AED是一种便携式的医疗急救设备,操作简便,可以为心脏病突发的患者进行电除颤,帮助发生心室颤动的病人恢复心律。医学研究和临床证明,如果在心脏停止跳动的4分钟内,使用AED设备进行CPR(心肺复苏),能够大幅度地提高救活率(抢救成功率将高达60%以上)。这短暂的“黄金4分钟”,就是急救的关键时刻。因此AED被称为“救命神器”。据统计,全球每年心脏猝死的发病率达900万例。AED的使用,能极大提高抢救成功率。但调查显示,这一设备在我国的普及率非常低,因AED的缺失而延误抢救时机的案例更是时有发生。

那么,我国公共场所AED配置和使用情况怎么样?它起到作用了吗?“救命神器”到底如何操作才能成功救命?施救过程中该注意哪些问题?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进行了调查。名词解释AED:自动体外除颤器或称自动体外电击器、自动电击器、自动除颤器、心脏除颤器及傻瓜电击器等,是一种便携式的医疗设备,它可以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电击除颤,是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的用于抢救心源性猝死患者的医疗设备。□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耿兴敏公共场所AED,有无必要装?“肯定是有必要装!”面对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关于公共场所是否有必要配备AED的问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急诊科主任李俊红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装这个除颤仪,就是为了抢救心脏骤停的人。”李俊红认为,随着我们国家老龄化社会的进程,发生心脏骤停的患者数目会逐年增高。据《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6》中指出,目前心血管病死亡是我国城乡居民的重要死亡原因之一。随着我国心血管病危险因素流行日益严重,今后10年心血管病的发病和患病人数还将进一步增加。而据国家心血管病中心报告显示,我国年均心脏猝死人数已经超过了54万。据报道,2014年11月,海南的海口美兰机场配置的AED,成功协助救治了一名33岁男子的生命。

据公开数据统计,这是我国首例公共场所使用AED成功救治心脏骤停的案例。今年5月份,得益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境大厅内配置的AED,一名突发疾病的加拿大籍旅客生命得到挽救。李俊红说:“对于心肺复苏的抢救,在有除颤仪的情况下,一定要尽早进行除颤。因为心脏骤停,尤其对于成人,心脏骤停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发生了室颤,必须需要除颤仪来进行治疗。进行心脏复苏最关键的就是黄金时间4分钟,这个时间内得到抢救的,大概10%或者20%可以存活下来,如果超过了10分钟,再进行抢救,存活的希望几乎就是很微小了。

”李俊红建议,AED放置的位置,要放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比如岗亭、检票口等地方,最好满足两个要素,第一要有人值守,第二是人流密集的场所。公共场所设AED合算不合算?当然,也有人提出疑问:在公共场所设置AED合算不合算?毕竟不是每天都有人发病。陆军总医院心肺血管中心副主任和渝斌教授表示,大概有25%的心脑血管事件发生在公共场所。而各种原因所导致的猝死一旦发生,现场的心脏复苏尤其重要,因为从生物医学角度讲,强调黄金时间4分钟。

“这是因为人的大脑在缺氧4分钟后就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和渝斌说,“因此时间就是生命,所以如果第一时间能够完成有效的心肺复苏,对受救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另外,有70%的事件发生在家庭。如果每个家庭都能配备AED,抢救成功率会提高很多,但是成本很高,实现起来也比较困难。和渝斌认为,如果把有限的财力用来购买AED,设置在公共场所,显然能够扩大受益人群。在国外,进行了这样的设置后,尽管目前统计数据还没有,但医生们普遍认为,心脏事件抢救的成功率是明显提高的。

随着我国这几年生活水平的提高,心脑血管病的发病率明显增加。由此引发的心脑血管事件也显著提高,如果能够按照上述理论,在公共场所若能够设置AED装置,显然可以避免许多事件的严重后果。“冠心病和脑血管疾病在国内统计的数据,已经是临近第一的致死原因,从医生人道主义角度出发,如果不单从花钱多少来看,设置AED对于个体价值意义无限,把有限的经费投入在这些地方不会产生直接的利润,但社会效益非常好。实际上,本身急救事业是公益事业,应该政府主投,但政府经费有限,这可能存在着社会需求和经费有限的一场博弈,这也是一个需要讨论的事情。

”和渝斌建议,在人口密度大、人口流动量大的公共场所,比如机场、火车站、大型旅游景点、大型商场等,发生状况的事件相对比较多的地方应该首先考虑设置AED。据了解,在国外机场,目前普遍已经装备了AED。日本从2004年开始推广安装AED,平均每十万人约拥有台。在东京的地铁站和电车站,都装配了AED。在美国,政府每年提供专项资金用于实施公共除颤计划,急救车5分钟内无法到达的公共场所全部依法设置AED,目前超过100万台。在日本,公民一般在考取驾驶执照时,都被要求必须学习使用AED。

“这几年,国家卫计委对急救知识的普及已经走到了社区。这个工作需要双管齐下,一方面,对安装AED设备场所的工作人员进行必要的培训,使得他们都会使用;另一方面,从中小学开始,就进行急救知识的科普和培训,这对提高整个抢救成功率都大有好处。”和渝斌表示,心肺复苏使用AED,经过培训,有基本健康素养的人都可以使用。如果充分发挥效用,没有不合算之说。“正如足球从娃娃抓起,急救事业也要从娃娃抓起。”和渝斌说。发生纠纷怎么办?江苏从2015年试点实践,推出了“全民自救互救素养提升工程”,其中包括在公共场所设置AED机项目。

据上海市红十字会赈济救护部副部长周小杭介绍,截至目前,上海全市公共场所共配备AED超千台。在浦东新区,政府将“在部分公共场所设置自动体外除颤器”列入实事项目,走在了上海市前列,目前该区AED 超过400台,计划2018年,实现在浦东部分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共安装AED800台。据了解,上海市红十字会也在与部分自动贩卖机企业商讨合作可能,希望可以把AED置于自动贩卖机底部,在将来或者可以考虑借鉴比如日本的设置模式,动员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AED配备事业中,比如积极尝试在便利店、超市、公交车站等公共场所设置。

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比如,有些救死扶伤的行为并不一定具有人人满意的效果,也不意味着所有的猝死事件中的患者都可以被救活。万一引发纠纷怎么办?这事实上也是不少人担忧和考虑的问题。并不排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思想成为公共场所设置AED障碍的因素之一。记者了解到,天津师范大学应急管理研究所所长温志强和一部分急救界专家正在商讨相关问题,也希望能推动AED事业的发展。“首先我很赞同公共场合设置AED。理由很简单,成本低、简便易行、速度快、成功率高。

”温志强告诉记者,江苏和上海等地在公共场所设置AED后效果不错,可以进一步论证。在温志强看来,对于AED,现在我国最大争议集中在使用方法和普及率问题上,以及使用后的伦理和责任上。对此,温志强说:“我建议可以从几个方面入手:首先,高危人群在体检或入院后或自愿前往医疗机构申领《心脏护照》(暂定名),就是一个使用AED救援的免责卡,申领时签订施救者可以使用AED的免责协议。随身携带,一旦发病,出示该护照或者无意识情况下别人能明显找到后即可使用AED无后顾之忧。

”另外,温志强建议,在社会急救员培训中加入该课程模块;使得设置AED的公共场合工作人员简单培训后能熟练使用;有需要时施救者先拨打急救电话的同时按照说明书能够先期准备,然后在急救中心专业人员的指导下使用;倡议高危人群以及家属简单培训后都能使用。北京佑安医院李俊红主任也认为,这个操作人员并不需要非得是专业人员,但应该是经过培训的。她告诉记者,自己在医院所在的支部每次下社区、下基层活动,必讲的一个内容就是如何掌握心肺复苏知识、如何使用除颤仪。

这种对普通民众急救知识的科普与培训,对于提高心脑血管病急救成功率至关重要。